在畫中裡尋得存在感,訪問插畫家馮議徹

城市裡的遊戲規則是高調才是主流,不過插畫與平面設計師馮議徹卻選擇低調行事。儘管操刀設計,繪製過許多著名小說的封面,如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的 短篇小說集《 最後的兒子 》,與推理作家桐野夏生的《異常》等的台灣封面皆出自他手。但高聲呼喚眾人注意力這樣的舉動幾乎沒看他做過, 使用水彩、鉛筆、電腦等混和創作,他的人如其作品,清淡的筆觸裡中有自成一格的瀟灑。

馮議徹原本是工業設計師,曾在電腦公司任職了三年多。後來正視了自己對插畫的喜愛以及對英國搖滾樂的嚮往下,留學英國在Kingston University 取得插畫碩士,興趣在培養之下成了職業,他回台後便以插畫、平面設計雙重身分活動,再沒踏進正職工作。

掙脫了公司的束縛後,在接案服務客戶與創作之間還有空白,讓他得以在其中思考自己對生活究竟有什麼樣的期待。繪畫讓他體會他能以自己的方式形塑這個世界,而當作品變成一本本書沈澱澱拿在手上則讓他覓得存在感。插畫與設計相輔相成,在探索意義為何物的過程中,馮議徹透過操刀一次又一次的專案,逐漸找到了自在。

今年他與設計師夥伴共同租下了台北中山區渭水路的二樓。不同於一般設計工作室總是要求純白。他期待自己工作的地方也能像家一樣,誰進來都可以輕易地被接納。因工作室是自己親手打造規劃的,便也在日日的生活細節裡講究起來。早上來了要先照顧好植物,奢侈地好好沖杯咖啡、製作奶泡,再緩慢地踏入工作中。空間分有三段,沙發區能用來開會休息,看書找靈感。想轉換心情時可以躲進廚房製作午飯,或是在前端空閒空間彈彈吉他。

插畫工作並不是總是靜態,遇到難纏的案子時,如一場搏鬥,遇到急件時還要跟著打帶跑。所以「緩衝」,或許是馮議徹在設計或是生活上最執著的地方,累了的話,可以在陽台上發呆,案子卡關的時候無仿先休息一會。如果可以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,能夠在創作與生活中輕鬆遊走,對馮議徹來說便就離理想生活再更近一些了。

插畫家馮議徹

https://yichefeng.com/

使用心得:

POIEMA 很安靜,而且可以用APP 操作,使用起來真的很有受寵若驚的感覺,在工作室擺上一台改善偶爾沈默的空氣,很適合接案者在家或是工作室裡使用。

照片 / KRIS KANG | 企劃文字 / 蔡晴安

Click to access the login or register che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