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陶沒有正確答案,專訪陶藝創作者陳向榮,擁抱預期之外知的事物

來自屏東,曾旅居倫敦,現在落腳於台北,在北投一帶過著深居簡出的創作生活。陶藝創作者陳向榮,並不是陶藝科班出身,全無匠氣,他的創作明亮、具備流動感,帶著獨樹一格的幽默,打破大家對陶藝的想像。他多次參與國內、外展出,並獲得國際媒體報導。但談到已經習作多年的陶藝,他仍謙虛的不好意思自稱藝術家,說自己只不過是做陶的人,透過陶的形式表現概念而已。

陳向榮的做陶旅程始於倫敦,在哈克尼的社區陶藝教室裡開始接觸,當時那是他身為異鄉人的寄託。由留學生與波蘭裔的老師組成,在每週一次的課程裡,其實是互助會,相濡以沫似的彼此從中取得在大城市裡活下去的力量。急性子的他,遇上了完全急不得且無法受控的陶藝,一做就栽了進去,陶藝是出口也是支柱,陪他度過回台前後的跌宕。

「出窯的時候不知道會看到什麼,這種未知是做陶最大的樂趣。它讓我成為一個願意磨練耐心的人,學習去擁抱預期之外的事物。」陳向榮說,在陶藝裡沒有所謂正確答案,只要做得出來那就是你的。對自己來說是問題的瑕疵,對別人來說往往是作品的亮點。他的陶藝作品裡刻意的去掉實用性,在排列組合、幾何的增增減減中,玩出一道恰到好處的和諧。

他位於唭哩岸的住家同時也是他的工作室,在那裡他已經建立出一套生活節奏。八點起床後,緩緩移動,要動手工作之前,就算是在室內也要穿上鞋子,這份正式的儀式感,是他切割休息與勞動的方法。不需要趕工的午後,他會騎腳踏車去社子島繞繞。在生活裡培養不慌不忙的悠閒感,是他近年叫人欣羨的地方,走入他家,會讓人疑惑究竟自己為什麼要過得那麼忙?

關於打理居家環境,他說以前會看居家生活雜誌找靈感,不過現在已經知道別人的生活是無法再被複製的。他的家裡沒有成套的餐具,傢俱也是一路上添購而成的。有的自己做的、有的是跳蚤市場買的,所有不搭的、不和諧的、衝突的,在經過他的混搭之下,竟也能安然無事的配在一塊了。就像他的作品一樣,總是把最不搭的東西搭在一起,再從中找出微妙的和諧感。沒有一定要怎麼樣,沒有一定不能怎麼樣,陳向榮就是這樣子在過日子的。

陶藝創作者 陳向榮

https://thefruitshop.co/

使用心得:

很簡單很好上手,對於我這種懶得研究新科技的人實在很適合。它有很多貼心的地方,自動模式、夜晚模式等等,而且很安靜對淺眠的人來說很棒。家裡附近有神壇,只要一把POIEMIA 打開就能很快去除焚燒金紙的味道,本來飆高的空汙數值馬上回到優良的標準,真的很神奇。

照片 / KRIS KANG | 企劃文字 / 蔡晴安

Click to access the login or register che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