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夠共同生在這個時代是何其有幸,專訪攝影師Kris Kang

在Kris 把攝影當成正式工作之前,喜歡如公務員般穩定生活的他,曾打定主意這輩子不隨便換工作,企管系畢業後,接下家裡經營的貿易公司,一做就是20 年。對他而言,攝影師這個身份純屬意外。

本來拍照只單純是件做得上手的事,用來紀錄生活,也並無轉行、轉職等念頭。某次臨時代打咖啡店的某檔展覽以後,卻逐漸開啟了展示作品的機會,無心插柳卻不小心種下因緣。6 年前誤打誤撞敲開了攝影與創作的大門後,大大小小的機會不斷來襲,Kris 也隨勢接下這些機會,一路開始從兼職的興趣,到現在正式全心投入攝影工作。這兩年能見度飆高,在台灣各處的設計展會、藝文媒體都隨處可見他的作品。

沉潛了20 年的上班族時光,淬煉心智。在瞬息萬變且競爭的媒體、設計產業等,已經準備多時的Kris ,步調不疾不徐而每次都完能美出手。有人形容他如潭底鯨魚,悠游多時候終於浮出水面。在工作現場如樂團指揮輕輕領導,讓所有人各自發揮,而他不輕易按下快門,抓好時間點才伺機捕捉。一如他在人生的中途轉行,也並非衝動的決定,想了兩三年後,利用自己渴望改變的動力與時機,準備好了,便義無反顧一躍而起。他打趣說:「只要不會死,什麼都是可以嘗試看看的事。」

儘管他早已嫻熟於各種人情世故,但Kris 仍坦言自己其實不擅長與人溝通,喜歡與人保持一定距離。而必須密集與各路人馬打交道的攝影工作,則逼著他要比別人更入世。「雖然拍照逼著我要去面對陌生人,但很多時候,我覺得我真的好喜歡這份工作,如果不是因為它,我很可能就這樣錯失了與這麼多這麼棒的人相遇的機會。」能夠以攝影師身份,站在第一線去接觸這個時代裡各領域的佼佼者,讓他感覺非常幸運,也因此再沒有一絲踏上歧路的焦慮感。

Kris 他說自己是在哪都可以活下來的類型,只要帶著書跟器材便可以稱為家了。比起用物件去堆疊出在家的安心感,他更重視獨處的時光。總在拍照後尋覓空擋,給自己一段休息、放空、充電的時間,排除情緒,校正內心。時代如湍流,在這裡面,Kris 已經學會如何給為自己定錨。

使用心得:

POIEMA 非常非常簡便而且太聰明,幾乎到了讓我不怕複雜且喜歡控制一切的3C 控感到焦慮的地步了(笑)。它真的一點聲音也沒有,完全沒有風扇聲,這點非常讓人驚艷。

照片 / HSUAN LANG LIN | 企劃文字 / 蔡晴安

Click to access the login or register cheese